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资讯中心
用户评论
© 2005-2019 上中学的时候我在离家很远的一个小镇上学也就是现在的堆子梁中学。因为离家远所以必须住校。那时候的生活水平就是二毛钱的洋芋汤泡四两黄米饭,所以每次返校的时候我都要从家里拿一些妈妈秘制的酱萝卜菜,她会把她从来舍不得吃的高菊花炸麻油给我淋上两滴,再把烙好的白皮饼子一并装入我的书包里。我想给妈妈和弟弟留两块可她却说别让人家笑话咱,我们在家里吃什么也没人看见吃饱了就行。我的眼泪忍上来忍下去没流出来时间过的可真快,转眼到了我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媒婆三天两头地往我家里跑,妈妈总是应付自如娃娃还小。其实我知道那是她舍不得把我嫁出去。在怀儿子那年由于我是妊高症,医生再三叮嘱我们一定要好好地注意治疗不然生孩子会有危险。妈妈知道后她就天天担心操心地问这问那直到把我推进县医院产房的那一刻,所有在场的人都懵了因为是难产,医生说会引起脑出血,所以给家属递了一份责任书,只听到妈妈在走廊哀求医生一定要救救我的女儿求求你了。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